General Category > General Discussion

j'jui

(1/1)

xlmjxhinpc:
奈何擺脫的技巧太差,反而讓兩人發覺了coach的意圖。兩人當機立斷,上前擒住了袖兒。兩人沒能撬開袖兒的嘴,只好把coach秘密的押長孫府,交給長孫無忌處理。被長孫無忌一個眼神掃過,袖兒就扛不住了,仔細的交代了前後所有的事情。袖兒自小是被人刻意安排進侯府的,目的就是為了討好侯欒沛,成為侯欒沛的心腹,然後隨時待命,若是做不好的話,一家老小都會沒命。
本來年初,春暖花開,侯欒沛的心情稍有好轉,想要出外走動,而袖兒卻接到了一條莫名的命令和一瓶藥,同時還有coach斜背包母親的常帶的木簪子,為了家人,袖兒只能是昧著良心給侯欒沛下了軟骨散的毒,把侯欒沛拘在了屋子裡。月前的一天夜裡,有人帶著暗語來找袖兒,要把侯欒沛帶走,家人的性命全在對方的手裡,袖兒也只能視而不見,不敢直視侯欒沛怨恨的雙眼。
是以,coach,袖兒的字是侯欒沛手把手教的,侯欒沛的字,袖兒能模仿的以假亂真。送到太子和侯君集手上的書信,實際上是袖兒奉命抄寫的。等信送走之後,袖兒也奉命撤離了,緊接著又帶著等著給侯欒沛打胎的使命,被送回了侯欒沛身邊,一起住進了崇福寺,有監視於樂之意。只是,袖兒並不知道那個弱不禁風,好似病西施的少年就是於樂,面上只知道小廝稱其為楊公子,至於其人的來歷更是一無所知。
nike outlet

Navigation

[0] Message Index

Go to full version